我命由我不由天——《哪吒之魔童降世

今年暑假大火的电影莫过于《哪吒之魔童降世》,继《大圣归来》、《白蛇缘起》之后,又一个国漫大火。

哪吒,这个我们从小便知道的角色再一次出现在大屏幕上。而我们记忆中最重要的情景却没出现——“削骨还父,剔骨还母”。所以说最为意外之处,是编剧对哪吒的充型塑造,或者说是多重塑造。

在谈及创作理念时,导演饺子表示:“哪吒是最有反叛精神的英雄,其削骨肉还父母挑战的是当时孝为先的主流道德观念。而在当今社会,我希望哪吒作为和命运斗争的勇士,能让观众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先前看了一个app对导演饺子的“非官方不正经”采访。在采访中,面对记者“把熊孩子改编成救世主”的想法,饺子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其实救世主也是一种标签,也是一种迷信和崇拜,我们想编得更写实更有人性,善中有恶,恶中有善,我们真正想表达的是周围环境对哪吒的各种刺激导致了他性情的不断变化,这也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普遍发生,我们希望剧情的反转在这种复杂的变化中产生,而不是简单得把人物标签化。”

父母忙着斩妖除魔却也未曾忽视对孩子的照顾,父亲一年在天上,母亲为守护陈塘关挂帅出征,这些情节无不在丰富哪吒的人物形象。自从一出生便注定了的魔珠,张扬肆意背后也有着落寞孤单。

所以说,哪吒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救世主的形象,他是多面的丰富的一个人物,无法被标签化。

至于穿插在电影中的其他角色,也是各有各的特色。尖叫着“大家快跑,哪吒来了”的如花并不使人反感,两个不断抬杠的结界兽傻的可爱,太乙真人的川普乐呵逗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刘涛去云南拍戏,逛街时看上了一对要价20万的玉佩,刘涛嫌太贵,助理却说100就能买到

对话送外卖的浙大博士生孟伟:8年未毕业因心态出问题,目前边带孩子边找工作

外交部:中方愿同乌方继续保持两国各领域合作势头,丰富中乌战略伙伴关系的内涵

1岁多宝宝玩水妈妈不管,撞南墙教育线岁少年一直抗拒喝牛奶,原来是在“自我保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