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难忘的旅程800字叙事作文 一段难忘的旅程作文600字记叙文

原标题:一段难忘的旅程800字叙事作文 一段难忘的旅程作文600字记叙文

乔建斌一生乘过无数次火车,遇见过数不清的各种旅客,这些他都渐渐的淡忘了,唯有年轻时的一次旅行会时时的想起,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上世纪一九七一年的盛夏,乔建斌结束了从黑龙江回上海探亲的假期,准备返回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因为父母都要工作,弟妹尚小,乔建斌就一个人拿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上海火车北站,下午七时三十分开往哈尔滨的56次直通旅客快车将正点开出。

这趟56次快车是两年前铁道部为缓解上海赴黑龙江知青回家乘车难而新增设的一列快车,乘客绝大多数都是往返上海哈尔滨的上海下乡知青,因为开车前经常会发生知青们为抢行李架的位置而发生争吵打架的事情,故和另一列上海发往乌鲁木齐的52次直快列车一起被乘客戏称为“强盗车”。

乔建斌因为携带的行李不多所以并不着急,他心想实在抢不着行李架的位置,就把东西放到座席下也一样的。

这样想着乔建斌检完票并没有像其他知青一样争先恐后的抢跑,而是不紧不慢的拎着行李向所在的车箱走去。

因为不是知青探亲高峰时期,列车不算很拥挤。乔建斌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那是一个双人座,自己的坐位不靠窗口。乔建斌一看靠窗口一个女子面朝车厢外,在和站在月台上送行的親友们告别,遂轻轻的在座位坐下,等待列车开车。

的铃铃……站台上开车的铃声响起,站台上送亲友的人们赶紧退往安全线以外,乔建斌本能的往车窗外望去,心想再见了上海!下次回来起码又是两年,一股惆怅的心情油然而起。

咣当一声,列车缓缓的开动了,靠窗口的女子转过身来一下子和乔建斌打了个照面,好漂亮啊!乔建斌心头不由一震,这女子看上去和自己年龄相仿,只见她鹅蛋形的脸上似乎有一股淡淡的忧伤,两弯柳叶似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秋波微转,好像会说话一样,脸上白皙的皮肤微微的透出红晕。乔建斌和她四目相对片刻不禁有些紧张,赶忙转过脸去拿桌上的茶杯,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自已的这位旅伴。

和每次的旅行一样,列车开出去没多长时间旅客们就互相攀谈起来,上海到哈尔滨三十九个小时的漫漫旅程如果没有旅伴说话可是一件难熬的事!

这位女子也是上海知青,这次是结束探親返回黑龙江,所不同的是她是回黑龙江国营农场,不是兵团。

也许是摄于姑娘的美丽,乔建斌不敢造次,小心翼翼故作斯文的和她轻轻的聊着下乡后的经历,姑娘的话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夜慢慢的深了,列车上的人们都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因为是长途车没有什么人上下车,车厢里只听见车轮和轨道磨擦发出的有节奏的咔嚓,咔嚓声。

乔建斌看着趴在桌上睡觉的姑娘,不禁默默的多看了几眼,随即也背靠椅背闭上了双眼。

列车停在一个大站上水,因为停车时间较长,旅客们纷纷下车洗漱,顺便活动一下筋骨,乔建斌和姑娘也一起下了车。

乔建斌殷勤的快跑几步在拥挤的人流中抢到了一个洗漱的位置,赶快招呼姑娘上来,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白眼,姑娘也不客气朝乔建斌嫣然一笑,走到了水龙头前。乔建斌望着姑娘秀丽的面容,全然忘记了洗脸,呆呆的看着姑娘的一举一动,仿佛时间也凝固了!

列车加完水后继续在广袤的大地上一路奔驰,车厢外面夏季优美的画面一幅幅的向后掠过,乔建斌一面和身边的姑娘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一边轻快的交谈,心中舒畅极了,旅途的劳累也完全没了踪影!

乔建斌和姑娘聊下乡前的学习,聊下乡后的工作,从姑娘口中得知她是一名连队卫生员,乔建斌几次想向姑娘索要通讯地址,几次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只能悄悄的打住了。幸好姑娘放在桌上的钥匙扣上有一枚小小的姓名章,乔建斌装做不经意的样子,拿起钥匙扣摆弄着,悄悄的记下了姓名章上的名字:张佳运。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车厢外面的景物慢慢的模糊起来,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很快车厢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当列车驶过不停的小站时,才能看见小站上昏暗的灯光一晃而过。

吃完晚饭后乔建斌和张佳运一起和对面座上的两位中年旅客聊了起来,旅途上再陌生的旅伴一旦开口说话总会找到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这时别的旅客看乔建斌和张佳运两人完全就是一对同行的旅伴,而乔建斌在张佳运面前也没有了刚开始的拘谨和腼腆,两人都好像把对方当成了很熟悉的人,当成了朋友。

很快列车进又入了夜间行车,车厢里渐渐的静了下来,乔建斌和张佳运也和大家一样进入了休息模式。

睡梦中“乔建斌觉得自己好像牵着一个姑娘的手在草地上散步,又好像觉得和那个姑娘一起在南京路逛街,逛着逛着好像又和姑娘一起在兵团连队里的地号里一起锄草,又好像和姑娘在同一辆拖拉机上作业,好像和姑娘一起操纵着东方红履带式拖拉机行驶在一望无际的黑土地上……想着想着乔建斌嘴角竟露出了一絲笑意!”

乔建斌睡梦中正高兴着,突然感觉肩上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一下子醒了,睁眼一看张佳运站了起来轻轻的对他说“你靠窗睡一会吧”一边不由分说就把乔建斌推到靠窗的座位上,自己坐在了乔建斌的座位上。

不知过了多久,列车员通知到站的招呼把乔建斌惊醒了,他一看张佳运靠着他的肩头睡的正香,张佳运的头发摩擦着他的脸颊,似乎还能听到她的呼吸声!望着她的模样,乔建斌心里充满了异样的感觉,他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张佳运醒来,失去了这个美好的瞬间!……

列车已经到达了沈阳,离终点站一一哈尔滨很近了,三十几个小时的旅程很快就要结束了,旅客们都很高兴。可不知什么原因乔建斌却希望列车行进的速度能慢一些,再慢一些!

眼看就要和张佳运分手了,乔建斌心中十分留恋,他鼓足了勇气再一次想问张佳运要通讯地址,结果还是不敢开口,他想万一遭到拒绝,自己一定万分难堪,在这种两难的心境中,乔建斌十分惋惜。

张佳运要出站转车去齐齐哈尔,乔建斌不用出站等一会就能乘一趟往密山的列车。

乔建斌拎着张佳运的行李两人并肩走着,似乎两人都有意的放慢了脚步,任由别人匆匆的超越他们。

出站口终于到了,乔建斌放下手中的行李,伸出手来和张佳运握手道别,两人的手握在一起停留了几秒钟,乔建斌看见张佳运脸上似乎也有些许不舍的神情!她似乎有话要说,但终于没有开口!

乔建斌站在原地目送着张佳运走出了出站口,只见她回过头来微笑着朝自己挥了挥手,然后随着人流走远了。

五十年过去了,乔建斌和所有的知青一样都进入了人生的暮年,但是在乔建斌的记忆中仍然有张佳运五十年前青春秀丽的模样!仍然有出站口的一幕!

Leave A Comment